加載中........
×

輸血前預防性應用抗過敏藥物 真的有必要嗎?

2019-6-10 作者:醫護多團隊   來源:夜診 我要評論0
Tags: 醫學人文  

血液制品在臨床運用中具有特殊性及不可替代性,但是輸注過程中有出現不良反應的可能。

多年來,許多臨床醫生在給患者輸血前都會予以地塞米松、異丙嗪、苯海拉明等抗過敏藥物來預防輸血反應,這一做法在各級醫療機構都十分普遍。但是,輸血前真的需要抗過敏藥物嗎?

01.抗過敏藥并不能預防輸血反應

常見的輸血反應有以下三種:

過敏反應:因患者對血液制品中蛋白質類過敏或過敏體質的供血者將某種抗體移植給患者,當患者再次接觸過敏原時觸發過敏反應。也可能因為患者多次輸血體內產生多種抗血清免疫球蛋白抗體或缺乏IgA,多次輸血后體內產生抗IgA抗體而發生。

溶血性輸血反應:是輸血后紅細胞發生異常破壞引起的反應,多為異型血輸入所致,或受血者是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貧血患者。此外,血液保存期過長,室溫下放置過久,血液中加入了高滲或低滲溶液均可使血細胞遭受破壞。

非溶血性發熱反應:致熱原是引起非溶血性發熱反應的重要因素,包括任何可以引起發熱的物質、蛋白質、細菌產物等,存在于輸血用具、制劑及蒸餾水中,隨血制品進入體內。預防上以全面了解病史、輸血器具嚴格消毒為主。

由此可見,預防性應用抗過敏藥物主要是為了預防過敏反應的發生。那么,抗過敏藥物能預防過敏反應嗎?

地塞米松屬于長效糖皮質激素,具有較強的抗過敏和免疫抑制作用,其作用分為基因組效應和非基因組效應,以前者為主,通過受體復合物與DNA的結合影響基因表達發揮作用,此過程需1小時以上。而輸血引起的多為速發型過敏反應,往往在數分鐘內發生,其作用迅速而強烈。

異丙嗪、苯海拉明都是抗組胺藥物,其對抗作用主要針對組胺含量增高。過敏反應的發生除與組胺釋放有關外,還與慢反應物質等釋放有關,單純抑制組胺釋放并不能預防過敏反應的發生。

因此,輸血前給予抗過敏藥物并不能預防輸血反應。

02.國內外指南也未推薦

我國《臨床輸血技術規范(2000年版)》《大量輸血指導方案(2012年版)》《圍手術期輸血指南(2014年版)》《特殊情況緊急搶救輸血推薦方案(2014年版)》中,均未提及輸血前應預防性使用抗過敏藥物。

而《臨床輸血學(第二版)》中提到:輸血前使用地塞米松和非那根預防輸血不良反應無顯著臨床意義。特別是注射地塞米松可使急性溶血性輸血反應早期發熱表現的時間推遲,失去第一時間停止輸血和實施搶救的機會,導致嚴重的輸血反應,甚至危及患者生命。

《腎上腺糖皮質激素在圍術期應用的專家共識(2014年版)》指出:糖皮質激素用作麻醉期間預防過敏反應,包括輸血過敏反應的預防,其臨床獲益尚未證實。

美國血庫協會(AABB)在關于輸血前用藥的論述中提到,輸血前預先服用抗組胺藥和解熱鎮痛藥,這種做法并不必要,也不一定是可取的。

03.出現輸血反應怎么辦

過敏反應:受血者多在輸入幾毫升全血或血制品后立即發生皮膚瘙癢、紅斑、蕁麻疹、血管神經性水腫;嚴重者出現支氣管痙攣、喉頭水腫、休克等。

輕者可減慢輸血速度或停止輸血,口服抗組胺藥物;嚴重過敏反應者需立即停止輸血,靜脈使用抗組胺藥或糖皮質激素或肌內注射腎上腺素0.3~0.5mg,必要時氣管切開。

對于有過敏史的患者,在輸血前30分鐘可給予口服抗組胺藥物或糖皮質激素。反復過敏患者,可使用洗滌紅細胞或洗滌濃縮血小板,禁用血漿或血漿血制品。

溶血性輸血反應:輕者表現為一過性發熱反應,可無明顯黃疸;嚴重者輸少量血后即可出現寒顫、高熱、心悸、胸痛、呼吸困難;更嚴重者會出現休克、急性腎功能衰竭等。

一旦發生,即刻停止輸血,保留靜脈輸液通路,觀察患者生命體征,糾正水、電解質及酸堿平衡,積極抗休克治療,保持腎臟血流量,以預防急性腎功能衰竭的發生。嚴重者可行血漿置換治療。

非溶血性發熱反應:多發生在輸血后15分鐘~2小時,患者突然出現發熱、寒顫,可伴有皮膚潮紅和頭痛,多無血壓變化,癥狀持續30分鐘~2小時即可緩解。

一旦發生,應立即暫停輸血,密切觀察病情,發熱時可使用退熱藥物對癥處理,寒顫時注意保暖,必要時可以使用糖皮質類藥物或哌替啶。

反復出現發熱反應者應選用少白細胞的紅細胞,輸血前可予以異丙嗪25mg肌內注射,輸血開始后15分鐘內應減慢滴速。



掃碼關注“醫研社”公眾號,護士都在用的職業進階平臺,促進臨床科研與學術進步

只有APP中用戶,且經認證才能發表評論!馬上下載

web對話
江西快三投注